华容道小说网 > > 神医夫君亲了就想跑 > 034 叶林枫查验尸体

034 叶林枫查验尸体(1 / 1)

水亦寒醒过来赶紧去往水依依的房间,等他走到屋门前,看到一具烧焦的尸体时,哭的上气不接下气,即便陈管事怎么安慰他都没用。

叶林夕看着尸体,难过的说道:“陈管事,你不是说依依的贴身丫鬟,小云也不见了吗,也许这尸体不是依依,是小云也说不定。”

陈管事听完,立即在尸体身上查看了一番,可是尸体已经烧的看不出特征,他也无法证明这是小云,虽然不能确定是小云,但也不能肯定就是水依依。

陈管事不敢乱说,他怕他给了老爷希望,最后这尸体就是小姐的话,老爷更受不了,便说道:“叶二公子,我们都不希望这尸体是我家小姐,可这尸体就在房间正中心,起火时小姐正在睡觉,那位置离床不远,除了小姐,我实在不敢断定是别人。”

叶林夕原本的侥幸心理,也被陈管事一句话磨灭了,他不知道他大哥回来,知道水依依死了会是什么样子,他不敢想。

千水阁很大,可偏偏起火的就两个地方,一个是水亦寒的房间,一个是水依依的房间,水亦寒因为当晚忙看账本,睡在了书房而逃过一劫,但水依依没能幸免。

大家一致觉得这起火灾不是意外,是人为,立即报了官,官府的人来随便看了看,敷衍了事的说是水家人自己不小心,导致的火灾,不是人为,便走了,任水亦寒怎么说,他们都不理。

水亦寒知道还是钱没给到位,但即便是给了钱,这些人也不会认真办事,只能让林夕帮忙查。

叶子名见惯了生死,知道失去家人的痛苦,只是默默的看着一切,任凭水亦寒怎么发泄,也没有上前安慰,他知道水亦寒现在什么都听不进去,只能带着叶林夕离开,等他缓过这阵子再来看他。

另一边,叶林枫终于在,知不言和夏之殇赶到前回到了不归谷,三个人同赵义之一起商量了很久,最终决定结盟少林寺攻打飞来城的无双地宫。

赵义之飞鸽传书给飞来城城主,飞来城城主跟赵义之也算朋友,接到信后立马就回了过来,说愿意帮助他们一起攻城。

叶林枫说要回去告诉他二叔此事,立即快马加鞭回了落雪城,到了落雪城,叶林枫家都没回直接去了千水阁,他此刻最想见的人是依依。

可是当叶林枫骑马到了千水阁门口时,他傻了,他看到千水阁大门上挂着的白幡,心提到了嗓子眼,他知道千水阁有人去世了,可是能让大门上挂起白幡的人,无非水亦寒和水依依,像那些丫鬟管家们是没有资格的,那么是谁呢!

叶林枫不敢去猜,不管是他们谁,都是自己不愿意看到的,叶林枫迈着沉重的步子走进了千水阁内院,家里的丫鬟们全都是白色丧衣,整齐的站在两旁,他继续往里走,看见了灵堂,灵堂两边跪着陈管事和水依依的乳娘,里面桌子上正中间的灵位上,清楚的写着水依依的名字。

叶林枫不敢相信,他再走近一看,果然是水依依的名字,顿时心如刀绞,但他还是强装镇定,对着陈管事问道:“陈管事,千水阁发生什么事了,依依怎么了?”

陈管事一直处于悲伤中,没注意叶林枫的到来,听到他对自己发问,这才反应过来,眼眶泛红的说道:“昨夜老爷和小姐的房间突起大火,老爷因忙账本的事,睡在了书房逃过一劫,可小姐,小姐……”说着说着,陈管事就哭了起来。

叶林枫不用再问,已经知道了结果,赶紧跑去水依依的房间查找线索,他听到水亦寒和水依依房间着火的时候,他就知道这是人为。

没道理千水阁这么大的地方,就这两个房间着火,一定是有人想害他们。

叶林枫到了水依依房间门口,看到烧的没剩下什么的房间,直直发呆。

他在猜凶手是谁,自从他遇到水依依,水依依就倒霉不断,先是遇到羽化仙,后又遇到黑衣杀手,这次又是大火。

黑衣杀手是独孤伤城的人,他相信独孤伤城会言而有信,不让他的手下再害她,至于羽化仙,她是抓人练功,不会放火烧人,那是谁呢!

叶林枫突然想起,之前独孤伤城给了他一个挂坠,说是让水依依带上,就不会再遭到追杀,后来他在水依依昏迷的时候,带在了水依依脖子上,水依依后来也问过他,他说是驱邪避难的宝贝,让她随身携带,不能乱丢,她也答应了。

于是叶林枫跑去灵堂,对着陈管事说,他要看看水依依的尸体。

陈管事一听非常惊慌,有点怀疑的看着叶林枫,“叶公子,虽说小姐与你们叶家有婚约,可还未成亲,就不是你叶家的人。

如今小姐尸骨未寒,你一句要看尸体,我便能让你看么?这是对小姐的不尊重。”

叶林枫知道他这件事有点荒唐,陈管事做不了主,只有水亦寒才能给他权利,便对陈管事说道:“你去请你家老爷,就说我叶林枫有要事相告,是关于依依的,你做不了主,就让你家老爷来做主。”

陈管事觉得叶林枫不像是胡诌,便赶紧跑去书房找水亦寒。

水亦寒还沉浸在失去女儿的悲痛里,陈管事叫了他好几声老爷,他都没听见。

陈管事只好站到水亦寒眼前,将叶林枫说的话告诉水亦寒,水亦寒这会哪有心思听叶林枫说什么,除了让他女儿复活,他什么都不想听。

但听到陈管事说是和依依有关的要事,立马精神起来,毕竟叶子清可是有名的神医,说不定他就留给自己儿子什么生死秘术呢!

水亦寒想到这里,赶紧就跑去灵堂见叶林枫,把陈管事甩在后面,尽管陈管事在后面追喊:“老爷,老爷你的鞋子没穿。”水亦寒也没理,只是飞快的跑着。

水亦寒到了灵堂前,一看到水依依的灵位,就又开始掉眼泪,哭着喊着:“依依啊,我的好女儿,我的乖宝贝,你怎么可以扔下爹自己走了,爹还有好多话要跟你说呢!”

叶林枫看到水亦寒这个样子,也很是心疼,而且才几天不见,他就憔悴成这个样子,一定是因为依依的死,难过的没吃没喝,又不停哭泣才会这样。

叶林枫不懂安慰,他知道哭根本解决不了问题,毕竟他还没有确定,躺在那里的就是依依,只要他没确定,依依就还活着。

叶林枫:“水伯伯,我想看看依依的尸体,验证一些东西。”

水亦寒冷着脸,“叶林枫,依依已经不在了,你还要折腾她的遗体吗?”

“水伯伯,你听我说,我一直有种感觉,这里面躺的不是依依,可是我需要证据,所以才想看看尸体,并非对依依尸身不敬。”

水亦寒听到这里,眼神里闪出一丝光,“叶林枫,你是说,我的依依还活着?”

“水伯伯,我是说可能,但不确定,我必须看了尸体,才能给你答案。”

水亦寒才不管确定不确定,他只想自己的女儿活,便立马对着叶林枫说道:“只要能让依依活,你说什么条件都可以。”

陈管事提着水亦寒的两只鞋子,站在灵堂外,看到自己老爷这个样子,再次湿了眼睛,不由说道:“叶公子,老爷因为伤心过度,有点疯癫,不能做决定,已经烧焦的尸体,怎么可能复活,还请叶公子不要为难老爷了。”

叶林枫看水亦寒那个样子,确实有点不太对劲,再次问水亦寒:“水伯伯,可否让林枫看看依依的尸体?”

水亦寒胡乱的说道:“可以,可以,你要看就看,但是复活不了我女儿,我让你吃不了兜着走。”

叶林枫得到水亦寒的允许,忙让人开棺,叶林枫站在棺材旁边,看着下人们搬弄棺材盖,心里也是非常着急,他生怕棺材里的人就是水依依,可他又迷之自信不是她。

当棺材打开,叶林枫赶紧去看尸体的脖子,没有挂坠,心里莫名的感到轻松,那挂坠的绳子是铜丝制作,遇火不化,挂坠是一块铜片,上面写着独孤二字,叶林枫除了看脖子,还在身上其他地方查找,都没有看到挂坠,这才肯定,尸体不是水依依。

叶林枫将挂坠的事说给了水亦寒,告诉他尸体可能是府里的丫鬟,但水依依去了哪里没人知道,接下来就是要寻找依依的下落。

水亦寒听到自己女儿还活着,又高兴又不敢相信,他看了看那具烧焦的尸体,难过的对着陈管事说:“老陈,在依依还没找到之前,这尸体不许下葬,把她放到冰窖去,还有把你们的衣服都换了,家里不许再看见黑白色的东西。”

陈管事一听,心里有些嘀咕,“家里不许有黑白色东西,可黑白色的东西多了去了,要怎么清理。”

水亦寒看陈管事发呆,继续说道:“只需将黑白色,关于丧事的东西清理就好,有那么为难吗?”

陈管事这才放心,立即回道:“是,老爷。”

最新小说: 大唐:开局暴揍李世民 重生成权臣哥哥的掌心娇 全网都在等傅爷谈恋爱 魂兮归来之兄弟 农门团宠是福气包 穿书后我攻略错了男主 宋二娘的锦绣姻缘 英雄穿越演义 别再野了 大佬她切小号修仙